Infinite infinity

【方王】大胆刁民,竟然想害朕!

司遇:


系列文:【喻黄】臣要睡皇上,皇上不得不睡


                【叶翔】
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天下!


01



第一次见方士谦这个败家子的时候,王杰希当时才八岁,正是猪狗嫌的年纪。


母亲是皇后,父亲是皇帝,那当然他便是……不好意思不是太子,他和隔壁那个东越国找回来的太子不一样,他是皇帝的第五个儿子。


要怪只能怪后宫妃嫔太能生。


先他一步出生的亲哥哥三皇子被封为太子,而他在外只能被人称作太子的弟弟。


方士谦是他三哥手下的谋士。


而他怎么和方士谦认识呢?他当时在三哥院子里练习射箭,一箭射到了方士谦头上,方士谦一气之下便要抓着他往湖里丢。王杰希哪肯啊,这湖里不知道淹死了多少后宫的女人,万一摸到什么不该摸的不就尴尬了吗!


“你作为三哥的谋士,你不觉得你这是在犯上吗!”王杰希冷道。


方士谦一挑眉,揪着王杰希的衣领说:“作为太子的胞弟,箭术这么差,也真是人神共愤。”


两个人你瞪我我瞪你,一场大战即将开始的时候,太子终于出现,好脾气地哄完这边哄那边。太子心里也委屈,为什么手下和弟弟都不听话,他这个太子容易吗!


方士谦喝酒,他就只能看着,皇子未成年是不能喝酒的。


方士谦总是捏着王杰希的脸说,“小子,快长大吧,长大了你就能和本少爷喝酒了。”


王杰希无数次想掐死方士谦,这人不会武功,他自小习武,如今弄死他简直是举手之劳。这人整日跟在三哥身边也不见有什么计谋献上去,但花三哥的钱倒是勤快地跟个什么似的。


“你为什么不让他花自己的钱。”王杰希这样问太子。


太子笑着说,“你为什么要花三哥的钱呢?”


“因为我没钱。”


“那他也没钱啊。”


我从未见过方士谦这样,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王杰希默默想。


三哥你太善良了。


成了年,王杰希也慢慢开始帮着三哥处理一些朝政上的琐事,和方士谦见面的时间更多了。每次见方士谦,不是在吃就是在喝,没一次正经。自己吃喝就算了,还不让他吃喝。


王杰希对酒有些敏感,


第一次喝桂花酿的时候,是和方士谦不知道讨论什么事情讨论高兴了,便去和三哥讨了一壶来。一开始你一杯我一杯还没什么,王杰希脸色还算正常,除了身体下意识反应上来的脸颊上的潮红色,神智清醒不说还和方士谦讨论国家大事。


慢慢的,方士谦就品出来不对劲了。


王杰希越来越兴奋,不同于往日那般稳重,紧接着拔剑要给他舞上一段。剑刚扬起,手腕一甩便直直冲着方士谦飞过去,幸亏躲的及时,要不然脸都能给削上半边。


王杰希歪着头,看了看手,又看了看方士谦,开口道:“把本皇子的剑拿来!”


哎呦我去小祖宗,谁还敢给你剑。方士谦笑着说:“今日喝酒助兴,不如就叫舞姬来舞一舞,剑就免了。”


自这之后方士谦再也没给王杰希喝一口,关键是王杰希自个不记得有这事,这令方士谦无奈又无奈。



02



王杰希在朝中就是个闲散王爷,倒不是能力不够,而是展现出来非凡的领导能力令皇帝不得不用些手段。尽管如此,他和太子的关系还是如儿时那般,但与方士谦的关系可谓是爱恨交加。


方士谦是个不错的朋友,但觉不是个合格的朋友。吃什么喝什么都要被他管,王杰希的母亲早早去世,未享母爱的他,对于方士谦展现出来这种类似于母爱的举动十分反感。


你以为你是谁啊!王杰希就是忍不住叫板。


这年旱灾,太子受命前往,却怎么也没想到被人害死在返程途中。


方士谦蹲在王杰希身边,王杰希一脸平静地跪在太子陵前,方士谦说:“太子让我照顾你,你要振作起来。”


我会辅佐你,成为你必不可少的助力。


王杰希冷笑着说:“用你那多少年都未出谋划策的脑子还是三脚猫一般的功夫?”


方士谦当即给了王杰希一脚,王杰希把他踩翻在地,并且还了十脚,一脚比一脚狠。方士谦本来想着王杰希如今都这么大了,知道轻重,但事实上,王杰希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太子的嘱托他记得,他会好好辅佐王杰希,直到……直到王杰希不再需要他,或者是有了更好的人可以站在他身边。


如今回想起来他第一次遇见王杰希,倒是和如今相处的方式没什么区别。


王杰希这人就是在外头装得比较稳重,其实内心比小孩还小孩,生气了不说憋在心里自我消化,但他那不算自我消化,只能算作自我沉淀。沉淀久了,就跟那空气膨胀到一定地步是会爆炸的。


方士谦说:“你万事不要憋在心里。”


“我没有。”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你现在不就是在憋着火吗?”方士谦反问,“你可以发泄出来啊。”


“发泄出来有用吗?”王杰希忽然笑了笑,拍拍膝盖上的土站起来。如果哭有用,如果发泄可以让他的哥哥活过来,那么他会用力哭泣。可如果没有用的话,那不如找出凶手,让凶手正法。


太子一死,朝中暗潮涌动,都盯着这空下来的太子之位。王杰希坐在茶楼和方士谦聊天,方士谦捏着白玉杯担心道:“你从未参与过夺嫡,我担心……”


王杰希笑了笑:“我虽未参与过,但是你别忘了,我也是皇后的儿子,在某些方面来说我更有胜算,再说你不就是三哥临终前嘱托要辅佐我的人吗?”


“我没那个能力。”方士谦说。


“如果你没那个能力,那三哥这些年的情报系统算是谁的呢?”王杰希拍拍方士谦的肩,“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方士谦一愣,旋即笑着说:“你早就知道了。”


王杰希是早就知道了,太子身边无无用之人,方士谦能在太子身边多年定有原因,太子绝对不可能养一个废物留在身边。他稍微派人查了查,果然。



03



王杰希听手下说,方士谦本来就是太子为他准备的。


“照顾他,辅佐他,助他成为明君。”


这是太子第一次见到方士谦所说的。


方士谦当时很不解,就问太子为何不让他直接去王杰希那里呢?


“太子这个位子,谁都想要,难保我以后不会被……五弟是我的至亲,家族没有我自然都要倚靠在他身上。他自幼便承担的太多,想什么事情都由自己一个人做好,他想让身边所有人都能安好,身上的担子一点都不比我轻。”


如果太子没死,那么方士谦可能就会和王杰希当一辈子的朋友。如果太子死,那么王杰希便是家族的希望,方士谦要奉他为君,为他扫除一切拦在脚下的顽石。


可如今,王杰希并不需要方士谦,或者是说,他完全可以一个人去保家族安好。


王杰希当上太子后,老皇帝也终于因为年迈力不从心而退位。成为皇帝的王杰希并不好过,上朝退朝,无尽的奏折。


而方士谦,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


王杰希派了无数人去找方士谦都没找到,被无数公文缠身,渐渐的也就忘却了找方士谦这档子事。


方士谦坚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把住处安在了皇宫附近,整日出门戴着斗笠,跟了他许多年的小侍卫问,公子您为何这些个月躲着陛下。


方士谦汗颜,陛下抓他回去怕不是要剥了他的皮。


他至今记得王杰希登基前日晚上,他抱着酒去找王杰希喝酒,王杰希挑眉说你不是不允许我喝酒吗?方士谦哈哈大笑,这不是开心?只允许你喝一点。


喝了多少方士谦不记得,但记得他在王杰希身上如何驰骋,王杰希如何咬牙切齿要把他剁了喂狗。



04



什么时候喜欢上王杰希?方士谦自个也不知道。初次见面只觉得这孩子孩童气还未消便要老气横秋就觉得好玩,想好好逗逗。


王杰希有一点说错了,他是太子请来当谋士,但不是一开始就是为王杰希准备的。


他遇见王杰希不是在太子那里,王杰希确实是在太子院子遇见他的,可那不是他的第一次。他的第一次其实是在京城的茶楼内,王杰希带着人来这家茶楼买糕点,遇见被恶霸欺负的少女,便出手叫人去教训,教训完后还派人将那恶霸送去官府。


方士谦在二层盯着王杰希出神,这少年……


皮肤真细啊。


要是能摸一摸就好了。


后来在太子院里遇见王杰希,他便装作生气讲王杰希抓起来,顺带摸了好几把小孩的脸。


内心美滋滋。


他便去找太子,将他留在他身边可以,但是他以后将要奉王杰希为主。


太子当时正和朝廷那些奸臣争方士谦,就算不能为自己所用,但少个敌人总是好的,也便答应了方士谦的要求。后来太子摸清楚他的脾性,也就经常拿着王杰希说事,方士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闲来无事帮帮太子。


他入太子府,可以说是就是为了王杰希而来。


漫长的岁月里,他和王杰希的关系越来越奇怪,直到他发觉这就是所谓的喜欢,直到他把即将登基的皇帝给睡了之后。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05



王杰希终于找到方士谦的时候,方士谦正偷偷摸摸翻墙准备跑,谁知道被王杰希逮个正着。


“成何体统。”王杰希皱眉。


方士谦啧啧两声,“你想干什么?我就睡了你一次你就这么穷追不舍啊,那我……再让你谁回来?”


王杰希难得脸红,“说什么胡话!”


方士谦觉着这反应好玩,便接着说,你登基那天是怎么从床上下来的啊,不疼吗?


也是嘴欠,王杰希一手刃砍下去方士谦便连个鸟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时,已经在宫里,王杰希坐在他旁边批奏折,方士谦忍不住又伸手摸了一把,谁知道被王杰希一把抓住,盯着他不说话。


“怎么了?”


“封妃还是封丞相。”王杰希问。


啊?方士谦一愣。


“总要给你个名分。”


我去你搞清楚好不好,是我把你睡了,不是你把我。方士谦甩开王杰希的手,“不要不要。”


王杰希点点头,第二天方士谦便被逐出宫,降为庶民。



06



什么时候喜欢上方士谦的?


他知道自己喜欢男人已经够心里崩溃了,还发现自己喜欢方士谦就更加难受的要命了。


毕竟和方士谦斗了这么多年,面子上也拉不下去啊。登基前一晚那个酒,他喝了之后大脑还是清醒的,却还要装醉被方士谦拔,腰疼腿疼第二天还不见人。


王杰希生气地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可还是要保持微笑,毕竟成熟稳重的人设不能崩。


千辛万苦找到方士谦后,派人观察,他自己也去偷偷看过一次,这人居然在喝酒吃花生……遛鸟!?


他在皇宫累死累活当皇帝,没个假期没个双休日这人居然这么悠闲?


王杰希将方士谦带回去后深思熟虑,决定给方士谦两个选择。贬成平民绝不是他的本意,可看见方士谦那张脸啊,就忍不住想要稍微反抗一下。



07



离了宫的方士谦依旧潇洒地每天遛鸟。


白日成熟稳重的皇帝却要翻墙去看人遛鸟。


心有点累。

霂桉桉:

!!!∑(゚Д゚ノ)ノ今天一大早就被吓到了,谢谢小可爱们

吓得我赶紧把剩下的几个存货全丢上来了

自制聊天背景第二弹,完结撒花ヾ(✿゚▽゚)ノ

抱图自取即可,本来就是共享娱乐用的哦ヽ(・ω・´メ)

第一弹

霂桉桉:

٩(๑❛ᴗ❛๑)۶自制全职聊天背景第一弹~

明天应该能再放出来剩下的几张( • ̀ω•́ )✧

抱图自取即可!!!

第二弹

【黑遍全联盟】论《全职高手》与《盗墓笔记》、《魔道祖师》的兼容性

hhhhhhhhhhhh笑死...结尾扎心

鹤翎:

论《全职高手》与《盗墓笔记》、《魔道祖师》的兼容性


人物属于三叔、虫爹和墨香铜臭,ooc属于我。如有撞梗,纯属巧合,部分梗来源于网络。


希望我能获得300个赞!(小小的贪心一下下~)



  1. 首先,江波涛对此表示喜闻乐见,因为以后就是“”江澄江波涛涂满润滑油没法洗澡泪洒游泳池”


江澄:mmp


2、孙哲平指着黑瞎子和解雨臣问:“乐乐,你爸妈?”


张佳乐:我竟然无法反驳。


3、黑瞎子:“辫子像我,花像你,莫非。。。”


解雨臣:“可他姓张。”


4、对于上两条,吴邪和韩文清表示,这锅我们不背。


5、“为什么同样是姓蓝,你们两个就能在云深不知处有人伺候,而我就要给别人当保姆?”蓝河愤怒地对着姑苏蓝氏双璧大吼。


“报告蓝团,你姓许。”


6、薛洋:一个有虎牙的男人


黄少天:另一个有虎牙的男人


薛洋:一个伶牙俐齿的男人


黄少天:一个口若悬河的男人


薛洋:一个能用糖果哄走的男人


黄少天:一个能用秋葵吓退的男人


张新杰:请将“薛洋”改为“薛成美”,名字都是三个字,比较美观。


鹤舞:好的副队,没问题副队。


7、晓星尘:道长。


喻文州:队长。


晓星尘:眼盲心不盲。


喻文州:手残志坚。


晓星尘:义城第一温柔。


喻文州:蓝雨第一心脏。


晓星尘:阿菁,听话。


喻文州:瀚文,别闹。


晓星尘:薛洋,给你吃糖。


喻文州:少天,秋葵♂壮阳。


晓星尘:相见恨晚。


喻文州:与君共勉。


8、 蓝曦臣:蓝语十级读弟机


江波涛:周语满级粘合剂


9、问:谁才是真正的流氓?


花爷:齐黑瞎


方锐:老林吧。


孙翔:大概唐昊?


阿菁:那个薛洋!


荣耀十区各大公会:君莫笑无耻之徒!!!


10、你知道小周他为什么不“槽”吗?因为小周头上的呆毛能够汇聚吐槽能量,从而达到毁灭地球的效果。所以,为了宇宙和平…………呃这貌似是《十万个冷笑话》的梗?


11、兔儿仙子小苹果,柯基老虎轮回鹅,尸蟞禁婆野鸡脖…………三叔您就不能写点好的?


12、韩文清+张启山+聂明玦=诸君的瑟瑟发抖。


张启山:我就是喜欢大凶


13、 “小哥你放开温宁,”吴邪惊叫“他不是粽子!”


14、 魏无羡、王胖子、包荣兴、黄少天还有他的好徒弟卢瀚文……这个就算了,还是个孩子,罚抄家规就行了……一百遍吧!————来自《蓝忘机的禁言名单》


15、张佳乐:我想吃枇杷、烧麦、虾饺、凤爪、鲜花饼、叉烧包、奶黄包、天子笑、那么大圆筒、南海的炖鱼、五芳斋肉粽子……还有就是不知道烤野鸡脖子味道咋样。


    孙哲平:最后一个我弄不来,真的。


16、每一个男主都逃不过做受的命运,不管你是小三爷、夷陵老祖还是荣耀教科书。


17、王杰希:【来自单亲爸爸的直视】


江晚吟:【来自单亲舅舅的直视】


王杰希:他庙都是恩爱狗


江晚吟:魏婴蓝湛手牵手


王杰希:拐我微草未来


江晚吟:欺我金凌年少


王杰希:送你一副墨镜


江晚吟:给你一个拥抱


两人抱头痛哭:亲人哪!!!


“???”——来自金凌与刘小别的一头雾水。


方士谦:小队长你还有我呐~~~


18、王胖子:一个活在两对基佬身边的直男


    杜小明:一个活在基佬联盟里的直男


    江晚吟:一个活在耽美小说里的直男


19、请依照上一条


云彩:小哥好帅!


唐柔:杜明是谁?


江澄:老子没官配……


另:一大波金凌舅妈正在赶来


20、“听说你腿长7米1?”——来自包荣兴、孙翔、聂明玦与田森 


的群嘲。


金光瑶:…………


21、张起灵:粽子,我的。


    魏无羡:走尸,我的。


    叶不修:BOSS,我的。


    “君莫笑你休想!!!”————来自荣耀十区各大公会


22、“李轩和吴羽策被称作双鬼,是因为他们的账号卡角色都是阵鬼,并且踏破虚空只是一个公会名称,并不是什么邪恶的组织”叶修为自己点上一根烟缓缓说道:“所以,汪叽同志,你可以把避尘收一下了谢谢。”


23、据不知名的某肖姓战术大师透露,温情、霍秀秀等人与荣耀职业选手戴某某、苏某某、楚某某一见如故,彻夜促膝长谈。


24、吴邪:我等了一个人十年。


    叶修:这么巧,我也是。


25、叶修:好好的一把剑,认真起个名儿不好吗?你看人家冰雨、霜华、避尘的,你就非要叫个“随便”?果然人如其贱(剑)。


魏无羡:那么多武器不用,非要用把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教科书级嘲讽,同学们快记笔记)


26、黄少天与周泽楷、蓝忘机、张起灵三人一桌打麻将。黄见其余三人皆是不语,急得慌,遂道:“我去你们三个是不是哑巴啊不知道打麻将要交流感情啊你们不说话多没意思哥堂堂剑圣联盟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蓝雨副队长喻心脏文州的心肝小宝贝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陪你们在这儿浪费时间啊……”


后来他转念又想,哥堂堂剑圣联盟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蓝雨副队长喻心脏文州的心肝小宝贝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岂会和一群语废计较,遂大手一挥…哦不,快手一挥一笑了之。这时候,指着他胸口的避尘也入鞘了架在他脖子上的黑金古刀也放下了,抵在他额头和太阳穴上的荒火碎霜也收起来了……


喻文州:含光君在上,可将我家少天的禁言术解了吗?^-^


27、蓝忘机:不知文州兄如何受得了他那张嘴。


喻文州:含光君如何受得了老祖,我便如何受得了少天。


对此,剑圣与老祖表示非常感动,可我们长着一张嘴,就是要说话的呀!


28、三叔,我想带一人回吴山居,带回去……藏起来。


    “你敢!”吴三省冲吴邪大吼。


29、老板娘,我想带一人回兴欣网吧,带回去,藏起来。


    “如果是住你储物间的话,我没有意见啊……”陈果对叶修说。


   苏沐秋:“……算了我还是住宾馆吧。”


30、老叶,我想带一人回兴欣,带回去,藏起来。


“我说点心你难道没看到上一条,我家沐秋大大都没地儿住”叶修笑着看向方锐:“再说你就不怕老林被你袜子熏死。”


31、韩文清:“一如既往,霸图不会放人。”


    张新杰:“二如既往,霸图不会放人。”


    张佳乐:“三如既往,霸图不……我说了不算。”


    林敬言:……


32、俗话说得好,每一个“熊孩子”背后,必然站着一个,甚至一窝“熊家长”。


33、某天,熊孩子们正在讨论一些关于家长的问题。


金凌:我舅舅他超级凶,动不动就要打断我腿!


宋奇英:对啊我们队长也超级凶的,而且我们副队他有强迫症,连张佳乐前辈的辫子都要对称。


高英杰:我们队长到没有很凶啦,就是对我们要求挺严的,有点不苟言笑。


卢瀚文:凶不凶都不重要啦!关键是我们队长心巨脏,而且黄少他超级烦!而且他俩的粉丝总是说我是他们儿子!


宋奇英、孙翔、微草全员:复议!


乔一帆:叶修前辈他……也没有心很脏吧……(全联盟:哦一帆你确定?)


王盟:说到恩爱,自从我们“老板娘”回家之后,我就再也没在店里住过。


柳菲:哦楼上赶紧截图发给戴妍琦。


蓝思追:呵呵,各位有被自家大人种在土里过吗…………


34、金凌:我舅舅其实很宠我的。


宋奇英:这样也挺好的,毕竟离开爸妈身边有正副队长照顾也是很幸运的事。


高英杰:队长他要求严格是为了我们进步,而且就算队长有时候很严肃,我们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方前辈啊!(王杰希:活泼可爱?)


卢瀚文:我们蓝雨每个前辈都超级超级照顾我,尤其是黄少!


王盟:我们老板娘人不错,真的不错,自从他回来之后我们店里都没有蚊子了。


35、没收了柳菲手机的王杰希热泪盈眶,多么好的孩子们啊!


36、据说冯主席在拜访吴三省和蓝启仁的时候,分别送了他们一副墨镜和一箱速效救心丸。


37、方士谦:唉小队长这个作者竟然没有黑你大小眼。


鹤舞:这不就有了吗嘿嘿……


王杰希:…………


38、最后一条巨虐:你们三部,都逃不过剧改的命运。







方士谦觉得有必要表个白

怽觉:

方士谦觉得有必要表个白。王杰希此人,智商情商高得没话说,至于恋爱商有待商榷,毕竟他于人前向来淡漠自持,谁也没见过他开启恋爱模式的样子。方士谦在心里早已认定这个人此前的感情生活绝对白纸一张——魔术师的基调如此不食人间烟火,怎么能违背人设耽于儿女情长?


这都不是重点。方士谦的念头也很简单:豁出老脸丢个直球表达心意,王杰希也不需要做别的,点头答应说好就够了。作为一名优秀而不单纯的奶妈他信奉先发制人的策略,等到生米煮成熟饭王杰希再想后悔,最终解释权也归自己所有。


方先生真是计划通啊,他为自己鼓掌。




不过想法终究只是想法,落实到行动上来总要受到方方面面的阻碍。方士谦从醒来就开始策划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第一步是确定自己要表白。下一步呢,下一步便是如何表白。


百十个想法在他英俊潇洒智慧过人的脑袋里徘徊盘旋,然而每一种方案实施起来都需要太多的充分条件或必要条件,他试着精挑细选出最佳的那个,于是这件事便占据了他的思考一上午。


他全神贯注心无旁骛,被王杰希发现公然走神为时已晚。


经过两年磨炼已经能够挑起大梁的小队长不需要多余的方式显示威严,走到他旁边食指屈起轻叩桌面,蹙起眉:“方士谦,你是想加训吗?”


彼时方士谦正暗自模拟不同表白方案王杰希应对的不同可能性,冷不丁听见自己名字实在有点超现实,从万千思绪中撕扯回现实:“不。”


“好。”王杰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转身走回自己电脑前宣布道,“方士谦加训半小时,其他人结束。”


方士谦开始重新考虑表白这件事的正确性,莫不是所爱非良人。




午餐并不是一个合适的时间地点,微草食堂实在撑不起作为他一代名奶方士谦惊为天人的爱情故事开端。换言之就是太low。不过王杰希也没给他这个时间,到点就把人拽走了,直到打了一圈饭回来面对面坐着、王杰希已经吃起苦瓜炒瘦肉,方士谦才反应过来这家伙居然没有丝毫放水,让自己足足加训了四十分钟。


虽然这四十分钟里他身在荣耀心在……心在王。


但他想起来还是有点生气:“你太不给我面子了。”


王杰希显然不需要多解释是什么拂了治疗之神的面子:“家有家规。”


方士谦为“家”这个字乐了一秒钟,又绷起表情:“你这样让我怎么树立起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地位呢?”


这话含义并不多层,如今前辈同辈陆续退役,单单论资历,他在队里的确是最老的那一个。不过他的小队长没当回事,筷子都没停瞟他一眼:“地位?”


“对啊,地位。”方士谦哼哼唧唧,后知后觉,“不是,你这一脸不屑是怎么个意思?”


王杰希慢条斯理夹着菜:“我没有。”


方士谦怒了,愤懑王杰希心里根本没有自己,郁结他怎么就被美色糊了眼要跟这种心里没有自己的家伙表白:“你什么意思你说清楚!”


王杰希挑了块苦瓜直接堵住他的嘴。




方士谦光顾着“卧槽什么玩意儿!”“呸呸呸你这是想要我死”“王杰希我算是看透你了心真脏”如避虎狼吐了苦瓜,完全没有意识到王杰希刚才的举动有多么惊世骇俗。


——食堂里人来人往后生晚辈众目睽睽,他居然就这么毫不避讳大大方方喂他东西吃。


虽然初衷只是为了阻止他继续车轱辘下去,但是……


但是什么,不言而喻,只可惜方士谦恰到好处神乎其技地缺了这个心眼。






下午有个记者发布会,大巴车来了又去,把微草众人勤勤恳恳驼到城东再回西。记者会这种东西听来容易,好似坐在台上喝两口水说几句话再尺度得当跟队友打情骂俏爆点料就够了,实际上对于一半多的队员而言也的确只要做这些,不过整肃严谨如王杰希当然不能如此潦草,他的发言稿一个星期前就准备好,分析利弊计算得失塑造最完美的队伍形象,把记者犀利的问题密密匝匝按压下去或是技巧性地挑到气氛最高,文字里你来我往推杯换盏,同样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方士谦坐在一旁,看着都替他累。


先是不能感同身受地疲倦,再真情实感地心疼,最后油然而生自豪感——


你瞧我爱的,是多么多么优秀的一个人。


你瞧这么优秀的人呀,却爱着我,且为我一人所拥有。




等等。


方士谦暗觉不妙惶惶然:他俩还没确立关系呢,王杰希真的……只属于他一个人吗?


稍微想象一下那人和别人一块的亲密模样他都恨得牙痒痒。所以他真的有必要表个白。形势迫切,刻不容缓。




大巴出行时王杰希向来一个人坐在最后排,守着一堆战队和比赛资料如同地主守着他的金银财宝。方士谦知道他心里第一永远是微草,自己只能和猫争争万年老二,很有自觉地坐到后面去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


今天回程情况却有所不同。他刚从李亦辉那儿顺来一包葱油小饼干还没来得及撕开,坐在最后面的人突然站了起来清清嗓子,所有人立刻噤声齐刷刷扭头望着队长等待圣旨。


“方士谦,”王杰希目不斜视,语调波澜不惊,“过来。”


方士谦心如刀割权衡三秒王杰希比葱油小饼干重要,恶狠狠威胁李亦辉我一定会回来的,然后悲喜交加一头雾水走过去在队长旁边坐下,还没等到张嘴询问,右半边肩膀上多了份重量。


王杰希靠在他肩上,脸几乎埋进颈窝,声音小且模糊,甚至有点……绵软:“我累了,休息会。到了叫我。”


方士谦倍感荣幸又深觉惊悚:原来这家伙还有这么黏人的隐藏支线设定吗?


好崩坏,不过他喜欢。


前面一排排脑袋表情五彩缤纷时不时扭过来偷看,方士谦内心天人交战,在如坐针毡和洋洋得意两种情绪之间反复切换,不知该叫醒王杰希说队长我们这样光天化日大庭广众不合适吧还是干脆戳瞎这群小崽子的电灯泡眼。


最后王杰希一声尾音近乎黏腻的咕哝让他果断背叛人民群众,竖起食指靠近唇边,对每个或促狭或八卦的面孔进行眼神死——


谁敢吵醒老子男朋友,回去让你们天天加训顿顿苦瓜!




咦。


他好像忘了什么事情。


他的世界观剧情线里,王杰希还不是他男朋友呢。






华灯初上,被翻红浪,情到浓时。


偶尔方士谦也会忧心,年轻固然有年轻的资本,可这么夜夜笙歌不知节制放纵下去迟早伤肾伤神又伤身。遗憾的是他的自控力在王杰希面前向来没什么用。


你说这样一个人前扣子都扣到最顶端的冷面禁欲派,却为你衣带渐宽眼波潋滟甘为人下的,谁把持得住啊。


也许真的有这样的柳下惠,反正不是方士谦。他又不姓柳。


他可是姓方啊,唐伯虎的方,韦小宝的方啊。


呃,这个举例是比喻他才情万千,不是批判他对王杰希不忠贞什么的。他对小队长的真心绝对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总之嘈嘈切切错杂弹,满园春色关不住。埋头耕种挥汗如雨,只差临门一脚,方士谦却忽然直起身:“不行。”他表情凝重,义正辞严,忽略掉眉间眼梢满是浓烈的情欲痕迹以外简直庄重得可以直接上台演讲,“那什么,我觉得我有必要先说件事。”


明明逼近巅峰却硬生生停滞,从高中被抛下,难捱的空虚感紧接着涌上来。王杰希在他撑着的胳膊之间,近在咫尺,灼热的呼吸相互交叠,微微低头就是一个吻的距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近乎无措地睁开眼看着他,睫毛上沾着汗水,正努力平复失控的喘息。


这样百转千回的神态简直让人心率直迈一百八。方士谦抑制着自己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微妙地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但是他忽略掉心头的诡异感,抚摸上身下人的脸颊,拇指摩挲着颧骨的轮廓,深情款款:“我要正式郑重地告诉你: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王杰希眼尾沾沾连连一抹红,诱人且风情无限,却迅速冷静下来,神色转为鄙夷,毫不留情拍掉他的爪子:“我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这回茫然的人轮到方士谦:“啊?”他挠挠头,“是吗?”










FIN



向東南影》天亮:

[雙花]

之前的千粉點圖其一

 @张佳乐的男朋友 點的"两个人穿西装然后乐乐被大孙舔喉结的样子"

很隨意的畫了;;

請不要介意是這麼草的圖(


Uranienborg:

老韩生日快乐!

生日不要钱包,要生日蛋糕上的草莓(OOC)

……不是我叛变韩张组织……而是……我真的丧失了画正常比例老韩的能力……………(嘴角血

附赠一只垂耳兔新杰。(养兔子其实不能扯耳朵……


一个喝醉的王杰希

防风:



有车 ,第一次开,非常羞涩  
写完感觉身体被掏空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文了…  
一个醉酒醒酒武力值完全不在一个level的老王  
为了开车,ooc也不管了  



@夏至-今天也是一条咸鱼呢 答应好发车圈你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呀  







#





是一个微草夺冠的赛季。微草所有人都在狂欢,甚至还试图和微草队长玩举高高,被其一个不动声色的瞪眼憋了回去。



但也不能阻挡他们的热情,比赛结束后,一群人风风火火地就冲去大餐一顿。





王杰希觉得他的队员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他看着眼前一个个举着酒杯站在他面前笑得满面春风的队员们,不禁打了个寒颤。



“队长,今天这么高兴,来喝一杯吧!”


“对啊对啊!队长你这么久没喝酒,今天破例一次嘛!”


“队长喝嘛,你看大家都喝了。”



王杰希抿了抿唇,略显为难。



不是他不能喝,而是他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上次喝酒大概是在方士谦还在的时候,之后有天不知发生了什么,忽然就没人再拉他去喝酒了,就算是去吃饭他得到的也是一杯白开水,他曾经问过为什么,给他的回答是,你喝醉的样子不忍直视,还是不要喝了。



王杰希很委屈,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喝醉之后的样子,他有一个不知算好还是算坏的技能,就是酒醒了之后对前面发生的事儿一概不知,只要他一喝醉就会彻底断片儿。曾经方士谦还在他酒醒后跟他说你喝醉时把我三张毛爷爷撕了,在看到王杰希真的掏出三张崭新的一百准备递给他后惊讶地瞪大了眼。



“王杰希你这样子,迟早得吃亏。”


这是方士谦对喝醉后的他的评价。



王杰希也不知道,前辈们口中的“不忍直视”不是真的不忍直视,而是他喝醉后实在是太乖了。



是的,喝醉后的王杰希会一动不动地乖巧地坐着,说什么就做什么。



要问这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托了方士谦这个大号熊孩子的福。



那时他们还没意识到王杰希已经喝醉了,毕竟他一直坐在那儿低着头不声不响和平时也没多大区别,最后是在林杰温和地喊了一声“杰希”后才抬起头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脸色酡红,眼里水亮亮的像是能挤出水来,含糊不清地应了声“队长”的王杰希。



淦!王杰希喝醉了!此时不玩更待何时!



方士谦暗搓搓地拿出了手机期待着能拍到耍酒疯的王杰希,但没想到他喊完了之后眨眨眼,然后就整个人就开始发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队员们面面相觑群脸懵逼,这真的是喝醉了吗,酒品太好了吧也。



最后方士谦勇敢地站了出来,说,王杰希我扶你去洗把脸,过来。



王杰希迷茫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飘得跟什么似的,站起来慢吞吞地走到方士谦身边。



方士谦震惊,王杰希这也太他妈乖了吧,他捏了把王杰希的脸,“你真是王杰希吗?”


王杰希一动不动任他捏,还特认真地回答他:“是。”



方士谦觉得好玩,这人喝醉酒真诚实,“你知道你银行卡密码不。”


本来想着玩玩,结果王杰希居然真的一溜地说了一串数字,吓得方士谦懵逼到月球。我靠,这要是被别的战队的人知道了,那我们队岂不是啥都要泄露了。



懵逼归懵逼,他并不想错过这个捉弄王杰希的大好机会,于是来了句“王杰希小朋友,牵好前辈的手,前辈带你去洗脸。”说着就迈开了步子。



下一秒右手就被拽住了,王杰希眼睛亮亮地看着他,不说话。



方士谦吓到结巴:“王王王王杰希你你你…你在干嘛?”


他就是随便一说!



拽着自己的那只手干净修长,温热的触感让他浑身都要烧起来。




偏偏王杰希毫无自知:“你让我牵你的手。”


方士谦恼羞成怒:“我开玩笑而已!”



王杰希一愣,手颤了颤,随即松开了准备抽回。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的脑子今天和自己有什么仇,在那手抽出的时候他下意识地反手一抓把对方又拉住了。


简直想暴风哭泣。



但也不好再伤人心(反正他刚才看王杰希表情是挺不高兴的),他只能硬着头皮把王杰希拉去了洗手间。



经此一事,王杰希第二天醒来发现方士谦看着他眼神十分复杂,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他怀疑自己昨天是不是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儿。



“你不记得了?”问起方士谦的时候,他眼神更复杂。


王杰希诚实地点头。


“一点都没印象?”


点头。


“哦。”方士谦想了想,决定隐瞒真相,反正其他人也不知道王杰希喝醉的样子“没有,什么都没有,你可老实了。”



他还准备下次灌醉王杰希呢。



久而久之王杰希也不在意了,反正不会造成麻烦就好。然而这就苦了方士谦,一方面他觉得喝醉的王杰希很有趣,一方面又不想别人看到这样子的他。



思来想去,他决定黑一把王杰希,比如跟队里的人说王杰希喝醉了会跳脱衣舞还会飚贵妃醉酒简直没眼看,说这话时他眼神真挚,队员竟然深信不疑,一致达成以后绝对不灌醉王杰希的原则。





这就是王杰希那么多年都没喝酒的原因了,要问平时喝不喝酒,他实在是太忙了,工作太多,没什么放松的时间,况且方士谦退役出国后也不再有人会私下拉着他去撸串儿,再加上职业选手这个身份,酒这种东西也是慢慢退出他生活了。



直到现在。






今天夺冠的确是令人高兴,看着队员们压抑着兴奋的诚恳的眼神,他也不好再拒绝,于是也就索性放开自己,拿起了酒杯。



这一放却是收不回来了。



他坐在椅子上,懵着脸看着源源不断送到自己面前的酒杯,心想这一个两个都吃错药了吗,怎么今天热情得跟打了鸡血一样,但也不敢扫他们兴,只好一杯杯喝下去。



到最后已经打破了他曾经喝酒的记录。



他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仿佛置身于棉花里,队员们说的什么他都听不太清,瘫了一会儿就感觉有人把他扶了起来,接着带着他慢慢出了饭店坐上了车。



“……去哪?”王杰希迷迷糊糊地却也不忘问清楚状况。


“呃,队长我们不知道你住哪儿,所以先送你去酒店吧。”听起来是袁柏清的声音。


“哦。”王杰希点点头,接着就直接睡过去了。



等看着王杰希彻底睡了过去,连喊五声队长都未得到回应后,袁柏清终于松了口气,跟坐在隔壁的柳非交换了个眼神,慢慢地掏出了手机。


“喂、喂………师傅啊,嗯,我们快到了,你来接下队长吧。”



挂了电话后,袁柏清一脸沉重:“小别,我觉得我好像叛徒。”


刘小别拍拍他肩膀,“不要想了,你站哪边都总要当叛徒的。”



袁柏清:“呜呜呜呜呜呜…”


柳非:“呜呜呜呜呜呜…”



袁柏清莫名其妙:“你跟着哭干啥?”


柳非握紧拳头,热泪盈眶:“我希望方神对队长温柔一点呜呜呜呜呜呜…”


袁柏清:“……”


刘小别:“……”





王杰希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他怎么能见到本应与他隔着一个大洋的人出现在他眼前呢。



方士谦这次回来没告诉王杰希,倒是被袁柏清知道了,知道了他师傅那点小九九后他脑子一热决定关爱这个可怜的缺爱青年(方士谦自称)并且还告诉了柳非刘小别等人,总之除了王杰希,其他人都知道了。



但这徒弟收的不亏,这么几天下来愣是没让王杰希看出一点不对,那是因为他们私底下建了个群,群名是“距离方神被队长打死还有多少天”,后来被方士谦发现揪着袁柏清jjc了一顿后改成了“距离方神与队长过上幸福生活还有多少天”,大家平时有什么想说的都能在群里说,其实主要也就是方士谦在计划着如何将人追到手,其他人意思意思刷屏鼓励他云云。


接着机会就来了。



方士谦站在酒店门口等得不算久,看见被袁柏清他们扶着下来一脸懵的人他就觉得想笑。


是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王杰希了。



“回神了小队长,”几步上去接过人,伸出手在人脸上轻轻拍了拍,“还能认出我是谁吗?”



他看着王杰希眯着眼睛努力对焦着,最终蹦出了一句“傻逼”,紧接着就看到隔壁那群小兔崽子笑到跪下。



袁柏清笑成了“韩寒喊韩红来画画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


柳非笑到差点被口水呛到。


刘小别笑到差点扑街。



方士谦坚强微笑:“没事你们就可以走了。”



当然他的表情不是这样的,他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再不走把你们打到王杰希都认不出”,然后目送着那笑到腿软的仨人踉踉跄跄地上了车离开。



方士谦转过头捏住王杰希的脸,“傻逼是吧?”



跟着他贴近王杰希耳边暧昧道:“等会看你还叫不叫得出来。”




靠在方士谦身上神志不清的王同志再次打了个寒颤。









在这上车:https://shimo.im/CWwjLbKu6eQFumUR









袁柏清把自己的队长送到自己的师傅那儿之后忐忑不安,彻夜无眠,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顶着一对熊猫眼跟人问好。



他打开手机,想看看方士谦有没有在群里宣布自己大业已成。


结果群的最新消息就是来自方士谦的一句“早上好”。


还是刚刚发出的。



看着群成员们热情地和他交流着,他眼皮忽然狂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犹犹豫豫地正想打下一句“师傅早”,就看到方士谦的号又发了一句话。









“我是王杰希。”









END